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学术动态>>学术交流
网络时代的注意力问题
发布日期:2007-11-02
       今天的社会,从技术特征上常常被归结为“信息时代的来临”或“网络社会的崛起”,我们无时无刻不被网络信息所包围,我们的注意力被各种或是耸人听闻、或是扑朔迷离、或是引人入胜的消息所牵引,而在这些信息的制造端,其目的常常并不是在信息本身,而是希望借此将我们的“眼球”吸引过去,以达到另外的目的,如推销商品、扩大媒体的知名度等。他们都深知,“获得注意力就是获得一种持久的财富”,于是,“注意力经济”的时代也就随之“诞生”。

  因此,信息和网络技术的兴起,也标志着人类进入一个争夺注意力异常激烈的时代,人的注意力成为被“蚕食”的对象;许多行业都在虎视眈眈地算计你还有多少注意力的地盘没有被占领。此时,我们这些虽然别无所有但还有点注意力的普罗大众,也不能不为如何“分配”自己的这点“财富”而困惑。因为注意力的争夺也导致了注意力的泛滥:我们一方面失去了长久的注意力;另一方面又在不断变换我们的短期注意力,以至于每天都要变换N次注意力,不断地出现注意力的漂移,使得我们尽管在不断使用注意力,却没有留下任何记忆,即付出了注意力却没有给自己留下什么值得“收藏”、保留的信息财富。

  人是不断人为地制造注意力的动物

  关于注意力的“定义”和“功能”,可以查到种种说法,如:“注意是有机体在长期的进化中发展起来的一种对外界信息的选择机制,它的存在说明人对外界信息不是被动地接受,而是主动地、有选择地加工其中最重要、最有意义的信息。”“注意力是指对于某条特定信息的精神集中,当各种信息进入我们的意识范围,我们关注其中特定的一条,然后决定是否采取行动。”“注意力是无形有限、不可替代、不能分享的心理资源,它是人类从事任何活动都必须投入的要素,具有选择性、集中性、排他性等特点。目前世界上的信息量是无限的,而注意力是有限的,有限的注意力在无限的信息量中会产生巨大的商业价值。”“注意力是指人们关注一个主题、一个事件、一种行为和多种信息的持久度。”如此等等。

  为什么需要注意力?因为有了注意力,才有了人的有效的认识和实践活动。可以想象,飞行员或汽车司机如果注意力不集中会是什么情形,学生学习时不能集中注意力会是什么效果;还可以想象,一篇文章、一部电影、一种产品如果不能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会是什么结果。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注意力使信息产生有用性,或使信息的有用性显示出来,使信息成其为信息,获得价值,形成积累,导致增长。因此有了注意力,才有了文明和文化的发展,才有了市场上产品的买卖和经济生活的展开,等等。

  稍微学理化地说,主体和客体、人和对象之间,都与注意力密切相关,如果前者缺乏对后者的注意力,或后者不能引起前者的注意力,就无法建立起一种有价值有意义的主客体关系,也就产生不了有目的、有效能的人的活动。虽然动物尤其是高等动物也需要有注意力,但人是唯一自觉意识到注意力的价值从而有意进行训练来增强注意力和千方百计对其加以利用的动物。我们完全可以这样说:“人是不断人为地制造注意力的动物。”

  人的注意力如果无所归依,就会产生空虚感;天下本无事,注意力创造事;人是造物和造事的动物。而且,人还需要使自己的注意力归依于使自己能够愉悦的对象或事件上,否则就会产生恐惧、悲痛、苦恼、烦躁等痛苦感,此时就需要注意力的转移。因此,自从人有了足够的条件后,一项重要的生活内容就是苦心经营自己的注意力。甚至可以说,人类的一切有意义的活动都是在营造注意力:市场竞争、政治选举、文化宣传、思想教育、收视率提高……无不是争夺注意力的战争。由于人普遍存在的、需要“放置”自己注意力的需求,从另一端也就形成专门制造某种“产品”来满足人们放置自己注意力的需求,后来这种“产品”成为“商品”,形成“产业”,可谓之为“注意力产业”。

  “注意力产品”的商品属性,使得其经济效益凸现出来,于是从一般性的满足人的注意力,发展到为了某种利益而争夺人的注意力,致使注意力成为一种信息资产,一种商业社会中的“硬通货”。尤其是到了网络时代,更是一个“信息过剩而注意力稀缺”的时代。这一点是Michael H. Goldhaber于1997年在《Hot Wired》上发表的《注意力购买者》一文中首次提出来的。这也告诉人们,以网络为基础的当代经济的本质是“注意力经济”,在这种经济形态中,最重要的资源是注意力,因此在互联网上如何吸引注意力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网络时代对注意力的经济价值的强调无疑是必需的,但如果忽视了对吸引注意力的道德评价和精神意义,就会导致对注意力缺乏应有的人文关怀和起码的尊重,以至于利用网络手段的便捷性和隐匿性,通过不实和不良信息去浪费、污染、践踏他人的注意力,这无疑也是一种严重的精神伤害。

  网络给注意力带来负面影响

  只要环顾四周,或“近取”自身,就可以看到网络在给我们带来一个无比丰富的信息世界的同时,也对我们无比珍贵的注意力形成若干负面影响,例如:

  注意力污染与扭曲。最典型的就是用虚假、无聊的信息去争夺人的注意力。互联网是一个引人入胜的虚拟世界,过多的网页、网站、版主们都想吸引网民们的注意力。争夺者们为了达到目的而无所不用其极,其中常用的手法就是制造虚假的富有“刺激性”的信息,以致虚假和垃圾信息的层出不穷,污染着我们无比珍贵的注意力,使我们上当受骗。当我们身陷这种鱼龙混杂的“信息海洋”中时,常常无法判断信息的真伪,无法完全相信媒体,也就无法安置我们的诚心和释放我们的真诚,人的最宝贵的诚信受到伤害。我们还越来越失去对自己注意力的控制能力,因为我们对信息的选择能力在不断丧失,我们所看到的信息都是别人为我们选择好的,例如版主们确定了网页的“头版头条”,还伪造了网民的如同海潮一样的“民意”,令我们“趋之若鹜”。对信息的选择能力的丧失,导致我们如同法兰克福学派所指出的:日益丧失批判性和否定性。我们的注意力空间成为别人的跑马场,这也导致独立思考的丧失。

  网络对注意力的争夺甚至形成一种强迫的力量,导致一批自控力较低的人尤其是青年人走向“网络沉溺”或“网游成瘾”。这是一种持续性强迫且具有伤害性的物质使用行为,极端的事例不时发生。例如,1999年12月在成都发现了内地首例网络心理障碍自伤患者:一位连续32小时“泡”在网上的中年男子,因出现突发性思维紊乱而用水果刀割伤自己的手腕,造成失血性休克。一项对全台湾2000多名大学生所做的调查显示,许多大学生有“网络上瘾症末期”的症状,其行为特征表现为:一旦停止,便会出现焦虑、颤抖、沮丧、绝望等“退缩症状(withdrawal symptoms)”;有的超过一小时不上网手指便会发痒,把桌面当键盘敲;而健忘、头痛、脾气暴躁、注意力不集中是其主要表现症状。可见,争夺注意力的网络最后导致的是注意力不能集中,不恰当地在网络上过多地被迫使用注意力所导致的是失去注意力,这也是对注意力在本质上的严重扭曲。

  注意力的单质化。如果恰当地使用网络,可以使我们的注意力丰富化和持久化,使我们拥有一种更便捷的技术手段和更广阔的信息空间来支撑我们的注意力。然而,由于网络的强大功能,也会因“过强的吸引力”而使人沉溺和成瘾。当人沉溺于网络,互联网就使人的注意力单质化,形成一种强烈的排他性:不仅不关注其他信息来源的渠道,而且形成将网络信息构筑的虚拟世界与真实世界对立起来的意向,将全部注意力投入到虚拟世界中(如网络游戏中),最后形成对真实世界的不适应,甚至惧怕和排斥。例如,长期沉溺在网络提供的虚拟世界中,就会失去与现实交往的能力。注意力的单质化导致人生的单质化、片面性。在奈斯比特的《高科技·高思维》中讲到这样一件事:在美国弗吉尼亚州有一个叫做浅水滩的小村,约有80户人家,250人。1996年春,这250人拒绝电视电缆线进入村庄,这是美国第一个这么做的社区,因此称他们“创造了历史”。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们希望有时间彼此交谈。所以当地居民在讨论架设电缆时,一个村民如此说:“我很庆幸我们的电视收视不良”,“正因收视不良,我们走到屋外。我可不愿为了可以看9种不同的足球赛而改变这种现状。我个人是宁可去钓鱼,也不要看钓鱼节目的。”这是一则典型案例,表达了人们对电视可能导致交往方式和注意力的单质化而生的担忧。今天人们面对互联网的挑战,比起电视刚出现的时候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当一些年轻人的注意力终日终月乃至终年都被网络紧紧拴住的时候,我们难免要无限地担忧留给他们的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生。

  注意力的“快餐化”。网络信息的及时更新和各自为政的信息上载,使得我们一旦进入网络世界,就会感到各种信息的目不暇接,我们的注意力随之四处漂移,也使我们的兴奋点四处开花而又转瞬即逝。我们整天停留在互联网上,我们的兴奋点随着网页的飞快变换而变换,我们的关注点不断被制造又不断被抹杀,多是“惊鸿一瞥”或过眼不视,我们的头脑内似乎无法建立任何神经细胞之间的稳固连接,形成长时记忆,导致信息印记的浅表化。流连网络时,人们经常会被一些夸张的标题、耸人听闻的小道消息或名人隐私所包围,使得我们每天都处于“信息饱和”、“消息丰富”的状态,而时间稍过,就什么也没有在脑际中留下。这种注意力在记忆的功能上,多是短时记忆,转瞬即逝。从长远来看,如果以浏览网页代替读书,如果天天都只是被“快餐文化”所包围、所“熏陶”,从知识的积累上将收效极差,因为短时注意力的增加必然伴随长时注意力的减少,网络适宜快餐信息的存在而不适于经典的存在。因此,虽然那些新鲜的消息每天都使我们自我感觉“见多识广”,其实这只是一种虚幻的感觉:我们的注意力活动在“虚假繁荣”之后,实际上是一无所获。

  注意力的分散及无所归依。网络加剧了信息时代的信息爆炸:我们面对的信息越来越多,但是信息的利用率却越来越低,人们被埋没在数据和信息的海洋之中,不知所措。一位网友写道:“自从blog出现后,估计每天产生的信息量比历史上的总和都要多。我们必须面对大量信息的冲击,许多人订阅了几百上千个RSS,每一个要看一遍都难,如果这样,估计一天可以什么也不用做了!?怎么办?总怕失去有价值的信息,总怕错过什么闪光的思想,你我都有这个恐惧。”而当人总怕失去什么时,常常是什么也得不到。这就是海量的信息反而导致了无所适从,或者说信息越多反而意味着信息更少;对于信息的饥饿迅速转化为对信息的消化不良;信息过剩导致的信息病症日益突出,主要包括信息混乱、信息负担、信息焦虑和信息恐惧等。过量的信息也使有用的信息被淹没,从而找不到有用的信息,出现与信息荒漠化同样的效果,此即如同黑格尔所说的,在绝对的光明中和在绝对的黑暗中一样,什么也看不见。

  有了网络在身边,只要我们处于清醒状态,就可以到网络信息的海洋中去搜寻我们感兴趣的信息,从而产生出注意力;但又常常被信息的海洋所淹没,使注意力处于疲劳状态,从而丧失具有注意力的乐趣;网络的吸引力如果总使亢奋的注意力得以发挥,必定要抹平注意力的波峰和波谷之间的差异,使人失去真正的注意力。

  在网络时代失去注意力,常常就是因为注意力的发散而导致了注意力的无所归依。网络时代既是一个有着许多关注点和需要关注的时代,又是一个因关注点过多而导致注意力不集中的时代,空泛而快移的“兴奋点”在网上到处“撒播”,人们找不到共同的兴趣点,老百姓没有共同关心的“谈资”,学者没有沟通的“焦点”,人与人之间面对面所谈论的只能是“房子”、“票子”、“孩子”之类的泛泛话题。缺乏能使注意力寄托的有价值的对象,形成了日常生活与学术研究的“双重空虚”,也就是“兴趣”的深度消失或全方位隐退。由此我们看到:这是一个注意力无所归依的时代。

  所有这些,导致了注意力的疲劳。注意力的过度消耗,使得一些人不愿再使用自己的注意力,表现为他们宁愿放弃上网,重回“无网”的生活。另一些人则反常地上瘾着魔,但在短暂的兴奋之后,出现了难以集中注意力的“注意力匮乏性紊乱”,表现为一系列的自我强迫和紧张,甚至还伴有许多生理性和心理性的病症,出现了心血管压力增加、视力下降、恶心、呕吐、焦躁、思维混乱、挫折感、判断力下降、精神疲惫等症状。这些症状被称为“信息焦虑综合征”、“知识焦虑症”、“神经削弱综合征”、“黑色眩晕”等。即使没有达到如此严重的程度,生活在网络时代的我们也时时面临着注意力退化的危险。例如,为了避免注意力的无所归依,我们每天都离不开网络上的信息,每天都要到网上去浏览和搜索新奇、刺激同时又浅薄的信息,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当我们将自己的注意力寄托于那些不费思考的信息、从文字时代退化到“读图时代”之时,就很难再愿意启动我们的思维器官去辛苦地思考从文字间流露出的思想。久而久之,我们的注意力就只能调动起“无所用心”的感官去从事在网上的“浏览”活动,一种仅仅是为了“打发时间”的信息消费,而少有“深度的阅读”和思想的创造。而且,这种注意力的退化还和网络信息的退化形成一个共生体,有可能造成因双重的退化而导致的恶性循环的危机。

  让注意力减负

  面对上述现象,我们不得不提出这样的问题:网络是有利于还是不利于注意力资源的开发?是在创造注意力还是在扼杀注意力?如果注意力使人充实,那么有了互联网为我们制造的种种引起注意力的信息源之后,我们是更充实了,还是更空虚了?这实际上就是网络在注意力效应上的双重性:网络创造了无法比拟的物质和精神财富,但也由于其负面效果而浪费了我们许多注意力资源,甚至无端耗费了不少人最宝贵的生命财富。例如,仅从处理垃圾邮件来看,Nucleus公司的研究主管维特曼表示:“垃圾邮件是对生产力产生严重打击的因素之一,每位员工平均每天收到13.3封垃圾邮件,需要花费6.5分钟处理这些邮件,这意味着员工1.4%的效益时间都被无端占用了。”一位用户表示,他每天收到的电子邮件当中有60%都是垃圾邮件。对注意力的浪费同时也是对物质财富的浪费,每封垃圾邮件的成本是0.025美分。Ferris研究公司的数据显示:全美因为垃圾邮件泛滥而消耗的总费用大约为110亿美元,估计全球范围内垃圾邮件消耗的总费用高达205亿美元。Nucleus研究公司的数据则显示:全美每个拥有电子邮箱的人每年因为垃圾邮件而损失874美元,乘以1亿,全美一年因垃圾邮件遭受的损失就高达870亿美元。

  网络使得注意力的稀缺化问题更加严重。在互联网时代,当我们不愿意丧失注意力时,就面临一个艰巨的任务:如何使我们保持作为自己注意力的主人的地位?当我们的注意力是有限的时候,应当如何“配置” 或“消费”我们的注意力?信息时代注意力在商业利益和政治意图的驱使下被肆意蚕食,如何保护我们的注意力,珍视我们注意力的精神和文化价值,成为一个重要的人生课题。

  显然我们不能沉溺网络,不能走信息来源单一化之路。也许有时候我们需要稍稍地远离网络,让自己“匮乏”一下,像必要时通过减少进食来清理肠胃一样,也需要在适当的时候减少信息的输入来躲避灵魂的纷扰,让负担过重的注意力“减负”,从而积蓄我们的注意力,发挥出意义和价值。

  每个人的注意力的使用及其成就,构成他的生命历程,因此注意力的浪费就是生命的浪费,对他人注意力不正当的耗费无异于对生命的蚕食。所以,在网络时代,不仅要关注注意力的“事实问题”,更要关注其“价值问题”,关注对注意力、尤其是制造和使用注意力中的“道德伦理问题”,使其能够合乎人性地发挥。珍惜和善待我们自己的注意力吧,不要被人滥用和浪费,也不去滥用和浪费别人的注意力。这一方面需要我们不断提高自己对网络信息的搜索、鉴别和选择能力,也需要提高自己“生产”有用信息的水平,保证自己输出到公共空间(包括网络空间)的信息产品是真正有价值的信息。也就是说,既要善待自己的注意力,也要善待别人的注意力。

(  文章来源:学术中国   责任编辑:lskx)
【打印】   【关闭】
帮助信息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浙江省丽水市科学技术协会 地址:浙江省丽水市灯塔街157号科技大楼3楼 邮编:323000
电话:0578-2118235 传真:0578-2118235
技术支持:浙江万赛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13023565号